故事

叩棺

2019-07-27 18:12: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头灯垂直照向深坑,无数的石块如雨点般向下落去,灯光尽头漆黑一片,竟深不知几许,半晌才有重物落地的回响声由下至上传来。(有?(意?(思?(书?(院一股阴冷的寒风从地下直扑面门,就如同地狱大门向我敞开,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感到手臂一紧,回头一看,只见刘达半跪在地上,一手拽住我的手臂,一手持着深深没入地下的匕首,额头青筋直冒,肥脸上的肌肉如痉挛般微微抽搐着,显然力有不支。“放……手!”刘达全部的力气都用在了手臂上,连说句话都困难无比。我知道他这是在叫我放开阿杜,任他力气再大,也不可能把三个人拽上来,但是如果只救我一个,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说实话,此时我心里纠结无比,我不想就此死在这里,更不想看着二人的生命就这样从我手中消失,一时间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哈哈哈……”阿杜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的声音传来:“梦芬,我陪你下去,你怕不怕?”“我……我不怕!”这是杨梦芬略带哭腔的声音。“小锋,你一定要对我妹妹羽夕好一点。”杨梦芬大声道。阿杜用力抬起头来,从他那坚毅的眼神中,我看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还是我次认真打量这个一直被我所不齿的人,即使他是个爱钻牛角尖的榆木小子,可至少对杨梦芬确实可以做到生死相依,就从这一点来看,我对他的看法立即改观。“小锋,谢谢你,你是个好人,放手吧。”阿杜直视着我的眼睛平静道。你妹,临死都要给我发一张好人卡是吧?我心里极度不爽,不过这下可让我彻底为难了,放手?良心过不去。不放手?大家一起玩完。到底苟活于世饱受良心谴责,还是舍生取义呢,这确实是个难题。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明显地感到刘达的手臂颤抖地越来越厉害,他额头滴落的汗水把我的头发都打湿了,依然咬牙坚持着。“放手!”刘达在上面用力嘶吼道。“放手!”阿杜在下面仰头嘶吼道。“啊!”内心的无奈让我几欲癫狂,完全没了平日里的那份镇定。突然,刘达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匕首在地上猛然划出一道口子,肥胖的身子和我们三人一起向下落去。耳旁传来呼呼的风声,阵阵阴风吹得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们在黑暗的坑洞中两眼一抹黑,矿灯的光芒也无法将黑暗撕开裂痕,比死亡更让人难以承受的是死亡之前那无尽的黑暗和无尽的恐惧。陡然间,“哗”的入水声传来,还没等我回过味来,就感到身子一凉,脸颊被水拍地有些麻木了。入水约有三米后,一股强大的托力从下方推来,短短两秒后竟然浮出了水面,被水这么一激,我大脑瞬间从懵懵的状态转为清醒,矿灯闪烁了几下再一次亮了起来。我攀住坑壁扫视一眼,只见阿杜几人竟然全都在我身边,我们面面相觑,竟然都露出笑意,所有的不愉快在这一刻化为友谊,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估计杨梦芬是处于下方,她的身子承受了破水之痛,不过她是笔直地双腿入水,除了脚掌有些麻木之外并无大碍,要是以其他受力面积大的姿势入水,这么高落下来不亚于直接拍在水泥板上,五脏六腑震碎不说,全身的骨头都得散架。很快,冷静下来的我们又陷入了尴尬之中,虽然没有直接摔成肉饼,但这深不见底的巨坑不知道有多高,想要爬上去铁定是痴心妄想,这里的水常年不见阳光,简直寒冷刺骨,恐怕时间一久就会被冻死。就在我们陷入困境的时候,我突然见到坑洞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定睛一看,只见坑壁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珍珠样的东西,在灯光下异常好看,只不过这种‘珍珠’要大得多,每一个都有苹果大小。“咦,这是啥宝贝?”刘达的眼睛一亮,顿时大喜,伸手在坑壁上抓了一个拿到面前细看。“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咱们现在紧要的事情就是赶紧想办法上去。”我无奈的说道。“我靠,这TM什么玩意儿!”刘达突然表情一变,直愣愣地盯着掌心的那枚白色‘珍珠’。只见原本珍珠白的东西此时竟然渐渐变得有些透明,‘珍珠’里面似乎有虫子样的东西在蠕动。我仔细一看,只见‘珍珠’里的东西又细又长,胸腹处各伸出一对爪子正在抓挠外壳,似乎想要从中出来,我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赶紧道:“快点丢掉,这是地蚺卵,地蚺有剧毒!”阿杜道:“什么地蚺?我怎么觉得……像是一条龙?”“龙你妹啊,古书记载,龙和蛟是胎生,而且龙是五爪,你看,这玩意儿不仅是卵生,还只有四只爪子!”这地蚺一般都生存在极阴之地,由于温度所限,所以很少能孵化出来,所以人们都以为这东西要么只是传说,要么早已绝迹了,没想到地蚺卵竟然能保存这么久的时间,仅仅靠着刘达双手的温度就能快速孵化出来,简直匪夷所思。正在此时,地蚺卵已经出现细微的裂缝,看样子地蚺马上就要孵化了。刘达此时也有些担心了,四处看看,根本就没地方扔这东西,难不成扔在水里?恐怕到时候全得遭殃。刘达发狠道:“反正这东西刚出生,毒性应该没那么强,大不了一把捏死它!”正说话间,地蚺卵突然破开一道口子,一条地蚺的头从中钻了出来,那三角眼天生带着一股狠戾之色,它像蛇一样吐了吐信子,突然把信子缩了回去,脖子高高扬起,似乎看清了形势。“不好,这是攻击的表现!”杨梦芬惊呼一声。大家赶紧退后,刘达也悄悄把手伸远了一些,但又不敢放手。突然,一股淡黄色的烟雾从地蚺的嘴里慢慢飘荡开来,毒雾在矿灯的照射下非常明显。刘达赶紧屏住呼吸,我急中生智道:“大家潜水,大量的水能稀释掉毒性!”话刚说完,众人一起钻进水中。刚一入水,地蚺似乎想要完全从卵中钻出游走,这要是让它游走了岂不是一个大患?刘达眉头一皱,突然间伸出另一只手猛然捏住地蚺伸长的脖子,将它拉地笔直。可能害怕地蚺的血液有毒,本想将它拉成两半的刘达犹豫了一下,将它的脖子打了个结,然后在坑壁上摸了一块长条形的石头绑在它的长尾上,顺手一丢,石头带着地蚺快速沉下水去。

广东哪家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好
梅州的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乌兰察布哪家治癫痫病医院
中卫治白癜风医院
深圳女性怎么会有盆腔炎

下一篇:殊途同婚

上一篇:屠户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