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加雷思埃文斯不明智的情报工作

2019-07-17 10:36: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加雷思•埃文斯:不明智的情报工作

像此前的德国一样,印尼因严重侵犯其领导人隐私所产生的愤怒绝非空穴来风,也不会很快过去。道歉是澳大利亚限度的举措,同时承诺对情报搜集工作的方法和重点进行审议

[查看英文版]

雅加达——

刺探友邦被人抓住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这一点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猛料爆出后美国官员可以向你证实。但美国还不是的例子:现在澳大利亚又被曝窃听印尼总统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总统夫人及核心圈子。

前国家安全局承包商爱德华•J•斯诺登爆料所造成的政治影响还在延续。我出访雅加达的感觉可以证实,爆料造成的后果特别有损于澳大利亚及印尼关系。

有关满载避难者船只的遣返问题已经有损于印尼与澳大利亚新政府的关系。现在,澳总理艾伯特拒绝(像奥巴马总统那样)为对印尼领导人实行电子监控一事道歉已经激起了巨大的舆论抗议。该事件助长了明年大选前印尼本已高涨的民族情绪。

刺探外国政府行为败露经时间检验的对策之一是严阵以待,在等待暴风雨过去的同时继续常规的技术操作。对付传统对手或国际麻烦制造者这种做法也许还算恰当,但条件是必须事关国家利益,而且刺探行为很有可能是相互的。

如果符合这种情况,被抓住就是的过错。此时官员可以尝试卡萨布兰卡对策(“我很震惊地发现这里居然在赌博!”);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停顿,生活又照样继续。我自己就有过类似的经历和体验,冷战期间我的很多在这方或那方负责类似行动的前任部长级同事们也是。

但据我看像澳大利亚这样厚着脸皮拒不认错没有什么道理。印尼像德国一样是没有威胁的开放民主社会。信息自由流动,除敏感问题外,他们会向澳大利亚这样的友邦提供所要求的信息。

像其他国家一样,双边关系有时会出现问题。但解决问题不能靠获取某些“杀手锏”式的情报,而是靠层建立互信的个人关系。当前受到严重威胁的恰恰是这样的互信关系。

讽刺的是通过秘密手段获取的信息根本无法决定全局。从与世界各地前部长级同事的交谈中,我知道这不是我个人的经历。尽管领导人似乎特别难以抗拒收到由专人递送且贴着“仅限本人过目”标签的厚厚一摞信封时的那种兴奋感——但这些材料在多数情况下也只是额外提供了从公开材料中完全可以获得情报的八卦信息。

情报机构及其政治的确要重新思考不同类间谍及监视行动的成本效益。他们必须看到即使秘密的行动也有可能败露——斯诺登和维基解密的案例充分证明了这个问题。

关键是要区别各种情报行动。多数人都较能容忍为确定潜在恐怖阴谋而进行的天罗地式的电子窃听行动,尽管这样的窃听行动有可能侵犯隐私。2001年911袭击以来各国的经验显示尽管此类行动可能对发现厨房炸弹制造者没有多大帮助,但对揭露多股势力涉案的更复杂凶险的阴谋却的确很有效率。

同样,将情报资源用于揭示不完全透明国度的军事能力及意图、更好地了解潜在危机及冲突根源或更好地把握对国家重大利益的潜在威胁绝非过分之举。这是情报机构一直以来的工作,而且已经得到人们的普遍理解。

但美澳事件明确地告诫人们:任何政府都不能仅仅因为有这个能力就针对盟国或友邦采取情报行动。这样做带来的价值可能微不足道,一旦出问题却会产生重大的后果。

像此前的德国一样,印尼因严重侵犯其领导人隐私所产生的愤怒绝非空穴来风,也不会很快过去。道歉是澳大利亚限度的举措,同时承诺对情报搜集工作的方法和重点进行审议。但这么做也无法避免双边关系出现长期困难。国际外交事务领域有价值的资产是个人信任;我们要承担破坏信任的后果。

翻译:Xu Binbin

加雷思•埃文斯,澳大利亚总检察长,1983到1984年国内反间谍工作负责人,1988到1996年任外交部长,负责对外情报工作

巴中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辽源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宁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北京中大中医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