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这次选举布拉特又赢了

2019-11-13 22:3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次选举 布拉特又赢了

18,这个福文化中被公认为吉利的数字却没能在昨晚的国际足联执委竞选中给龙哥带来好运。张吉龙以五票的劣势不敌斯里兰卡执委费尔南多,饮恨多哈。同样是五票之差,韩国人郑梦准的国际足联副主席之争无疑输得更为惨烈。与其说在足坛摸爬滚打,倒不如说是蛰伏了整整十六年,郑梦准眼看着有望在下半年向布拉特的主席连任席位发起冲击,无奈却倒在了家门口。东亚足球在西亚地盘上的完败,在昨晚的多哈之夜掷地有声。

本非是同根,相煎何不急?

东西亚足球在政治版图上的斗争绝非广义上的兄弟阋墙,也非两地区为瓜分亚洲足球势力而进行的钱权斗争。事实上,东西亚根本从未真正走到过一起。作为地球上纬度跨度,时区跨越广的大洲,亚足联在组织各大赛的预选赛时就很难做到两头兼顾。任何一次赛制的出台都必然遭受到东亚或西亚球队的直面反对。在上世纪末,维拉潘独掌亚足联期间,马来西亚人尚能通过东西斡旋,或安排中立地赛会制比赛以暂缓矛盾的激化。然而,自从哈曼2002年进入亚足联核心权力机构后,东西亚间的平衡就此被打破。几乎与此同时,郑梦准与时任欧足联主席约翰松,以及非足联主席哈亚图组成了反布拉特联盟,但在抨击后者贪污腐败的提案失败后,黯然失势。尤其当约翰松隐退,哈亚图投诚之后,郑梦准背后的东亚足球版图彻底被沦为边缘化。

不甘寂寞的东亚足球派系随即在同年成立了东亚足球协会,但却无法得到亚足联的全情支持。直接的例子就是上海申花队在2004年的遭遇,球队不得不在同一天派出两支球队应付亚冠和A3两大战场,而每两年进行一届的东亚四强赛也与亚足联的官方比赛日存在冲突。此外,就连代表亚洲水平的亚冠联赛都因为东西亚俱乐部各自不满于对方阵营主裁判的偏哨,而不得不在决赛前实行东西亚分区淘汰的赛制亚冠联赛几可被改名为东西亚俱乐部杯。尽管亚足联官方对此说法有所避讳,但东西亚足球文明的巨大差异还是让双方乐享其成。

面对东西亚两派毫不退让的境地,独揽大权的亚足联主席哈曼非但不愿偃旗息鼓,更是在2008年悍然提出亚足联总部迁都多哈的想法,一时招致东亚成员国的全盘反对。东西亚联盟的对抗在去年底的世界杯申办期间达到顶峰,以哈曼为首的亚足联核心权力层在无法说服日韩放弃2022年申办后,不得不动用非常手段力助卡塔尔。事成之后,对东亚联盟的大清洗自然无可避免。

尽管在当时的世界杯申办过程中,中国足协立场坚定的选择成为哈曼的支持者,但在如今权力版图再分配的利诱下,西亚联盟显然很难让身为东亚重要成员的中国分得一杯羹。相反,两位曾在昔日为哈曼清除大马势力殚精竭虑的泰国和斯里兰卡执委自然摇身一变,成为既得利益的分享者。

西亚加东南亚,当亚足联的46个成员国中超过2/3的票数被聚拢到同一理念之下,谈论所谓的阴谋论是否存在还有何意义?昨天的布拉特,今天的哈曼,明天还会轮到谁?

岳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滁州人民医院
宁化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宜昌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遵义癫痫病医院哪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