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2019-07-27 12:0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正当纪素伸开了双臂要跳下去的时候,忽然一个男人一阵风似的向她冲了过来。嘿嘿,有意思书院他伸手拉住了她,一向冷酷的脸上,更是冰霜般的冷漠。但是,在伸出手抓住了纪素时,却又握得那么的紧。有一种爱,爱不得。有一种恨,恨不了。大抵就是顾煜城这样的。他赶到的时候,就见到了纪素要跳楼的这一幕。纪素一回头,看见有人抱住她。她本来是很欢喜的。可是,当纪素看到了那一张脸时,恍惚之中,她以为是顾倾尘。但是,她落入他的怀抱中时,才发现是顾煜城。“我不要你救!”纪素的双眸带着仇恨的光芒。顾倾尘拉着贝染的手走下了楼,贝染凝视着他:“顾倾尘,是你通知顾煜城来的?”“是!”顾倾尘点了点头,“他们本来很早就是相爱的,而且纪素是顾煜城的妻子,理应由他来处理,而我,自始至终,不过是个局外人而已!”贝染一时之间有些错愕,局外人?局外人是吗?“可是,你借了钱给纪素!”贝染说道,她亲耳听见纪素说她借他的钱,她还不上了。顾倾尘微微的蹙眉:“贝染,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连借钱给别人的权利都没有?”“纪素不是别人,她是你的前女友!”贝染认真的看着他,“顾倾尘,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我不爱时,你和谁有任何关系,我都可以容忍。可是,我爱了就不一样,我就要纯粹的爱!不添加孩子的亲情,也不要和前任纠缠不清,你说你在生我的气,你就可以和她这样纠缠不清来气我吗?你试试想,我有没有在你面前,和唐柏锦纠缠不清,我都是在避嫌!我为什么会避嫌?那是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决心!”“还有,我承认,我利用张玉莲来打击纪素,是我一时冲动,间接的伤害了杨阿姨。”贝染说道,“我会向君逸道歉!可是,你却是拿钱填补了张玉莲炒股失败的那笔钱,我当然不是心疼那笔钱,你现在可是顾氏集团的总裁,你自然是权利给谁钱!可是,你却是用钱去填补我设下的局,顾倾尘,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之间自从纪素出现了之后,一直是对立的场面,而非同一条战线。”贝染说完转身就走!顾倾尘正准备上前去追时,顾博瀚打了电话给他:“倾尘,晚饭约了沈副市长和沈家小姐一起吃饭,你在哪儿?”“我八点钟准时会到。”顾倾尘看了看腕表,已经是快六点了。他挂了电话之后,朝着贝染叫道:“贝染……”贝染转过头,淡漠的说了一句:“去忙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而楼上,田鑫还没有离开。她的心情也很糟糕,杨阿姨的死,对于杨君逸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对于田鑫来说,她也很难过的。她本是无意听顾煜城和纪素之间的那点破事,可是,她就在纪素的病房外,听到了房间里的吵闹声。纪素推开了顾煜城:“你来做什么?”“我真不知道你有心脏病!”顾煜城看着她。“这些已经是不重要了!”纪素说道,“顾煜城,我们离婚吧!”“我们在一起十二年了!”顾煜城一脚踢开了桌子,“纪素,十二年的感情对你来说?算什么?”“不算什么?那时和你在一起,年少不经事!”纪素冷漠的道:“那年我十八岁,十八岁的女孩子懂得什么?何况还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女孩子,顾煜城,十二年算什么,我告诉你,十二年就是一个轮回而已。当你六年前要我去做倾尘的女朋友时,早就该想到有今天!”“那一年,我二十四岁,我的本命年,你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礼物!”纪素冷笑了一声,“可是,你我都没有料到,我竟然是真的爱上了他!人家无意顾家的任何财产,人家也无意和你争任何的权利,可是,你派我去做卧底,真以为能给他一个很大的打击吗?顾煜城,心术不正的那个人是你!是你先辜负了我,我当初会嫁给你,也是因为肚子里有了晚晚……”顾煜城这时红了眼睛道:“晚晚是他的女儿是不是?你说你有了,我就毫不犹豫的娶了你,纪素,你给我了戴了绿帽子,是不是?”“从你叫我去倾尘身边潜伏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是你自己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纪素觉得非常好笑,“还有,倾尘不是你这种人,他对我很尊重,他从来没有碰过我!他对我确实好,可是,那是因为,他知道我是你的女人!他不会做出有违伦-理的事情来!”顾煜城不明白了,“那你为什么对贝染那样说话?”“那是我和贝染的事情!”纪素冷漠的转身,她不愿意和顾煜城再说什么任何的话,“离婚协议书,我会委托我的律师找你!”顾煜城恨不得将她的背影给瞪出窟窿来,“你就不管你那要亡命天涯的母亲了吗?”“你都说了,要亡命天涯了,我还管她做什么?这些年,我从十八岁工作到现在,我一直就大供养她赌博,我不想管她了!”纪素没有回头,却是说道,“顾煜城,没有了的软肋,我也不会再留在你的身边。”“那么,晚晚呢?”顾煜城低声问道。纪素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她才绝决的说道:“晚晚和我一起过!”“你觉得,我会给你吗?”顾煜城哼了一声,“想和晚晚在一起,你知道该怎么做?”“那我不要了!”纪素离婚的心意已决,“你可以走了!”顾煜城上前,一手拉住了她,并且是将她的脖子掐住,“纪素,如果不是六年前你偷了我的商业机密卖给了对方,我会对你失去信任?我会将你派到了顾倾尘的身边?可是你呢?你再一次背叛了我,纪素,如果不是看在了晚晚的份上,我一点也不想看见你!你好自为之,以后都不要让我再看见你!”顾煜城的大手逐渐收紧,在纪素的脸色发白时,他还是放开了她!有一个人,爱到恨不得掐死她。可是,终,狠不下心的那个人,还是他!顾煜城大步离开,他走到了门口时,看见了田鑫,也当她不存在似的,然后很快消失在了医院。纪素这时,手扶着窗口,慢慢的蹲低身体,早已经就是千疮百孔的爱,早就已经是失去了信任的婚姻,她竟然还扮演了这么久的恩爱角色。人,是多么的可笑!人,又是多么的可悲!六年前,如果不是母亲无意中惹了一个商业上的人物,纪素哪会背着顾煜城偷他的商业机密?一步错,步步错!她有一个可悲的母亲!她有一个恨她的丈夫!田鑫也不料他们之间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她在回家的路上,去了贝染的家里。田鑫是藏不住话的人,她对贝染马上就说了关于这一切。贝染喝了一口茶,“也就是说,顾倾尘可能爱的从来就不是纪素,我们都被这个事情蒙蔽了双眼,根本就没有看清楚真相。”“什么?”田鑫放下了手上的茶杯,“那他曾经爱着的女人是谁?”“我也不知道!”贝染幽幽的说道:“记得我分析过没?纪素根本不是倾尘喜欢的那类型女人!”“那他喜欢的是哪一种?”田鑫耸了耸肩:“你这种?知书达礼,进退有度,冰雪聪明,非常美丽的?”贝染白了一眼田鑫:“虽然是情-人眼里了西施,可是,他这个人,和纪素确实不像是热恋过的!好了,不管那个女人是谁?反正,我现在也不去想了!”田鑫叹了一声:“好吧!这两天你自己保重,我也要陪着君逸,出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不好受。”这时,贝染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宋霞音打过来的:“贝染,有空吗?我和孩子在外面吃饭,一起来吃吗?”“好啊!”贝染和田鑫一说,两人一起过去了。到了饭店之后,田鑫激动不已,她好久都没有见到过孩子们了。“甜心阿姨,近是越来越漂亮了!”小鱼儿的嘴特别的甜,“甜心阿姨……”田鑫抱着她,“阿姨好久不见你了,你也是越来越漂亮了!很快就长成大女孩了!”“是啊!我也就可以和甜心阿姨一样,穿上婚纱了……”小鱼儿兴高采烈的说道。田鑫的脸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杨阿姨这一死,杨君逸哪还有心思拍婚纱照呢!不过,田鑫也不急!这么多年都等过去了,何必又急于一时呢!贝染发现了她的心思,她轻轻的拍了拍田鑫,示意她先放宽心,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宋霞音于是道:“大家坐下来吃饭吧!你们也饿了!”正当他们吃得开开心心的时候,忽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来。先是两个黑色保镖走在了前面,贝染一看到了他们,于是脸色一变。顾博瀚走了进来,“先来看看我的两个宝贝孙……”他这时看到了贝染时,却是脸色马上沉了下来,然后厉声道:“贝小姐什么时候回来的?”贝染只好说道:“刚刚回来!”顾博瀚示意她道:“出来谈谈!”贝染对宋霞音道:“姑姑,麻烦您照顾好两个孩子!”她走出去时,田鑫也跟了过来。另一间房里,贝染看着脸色冷沉如水的顾博瀚,“我只是太想孩子们了,于是回来看一看……”“贝小姐,原来是从来就没有离开a市吧!”顾博瀚是多老歼巨猾的人,他一语就道了出来。田鑫这时仗义的说道:“贝染为什么要离开?你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就可以欺负别人了吗?她是一对龙凤胎的母亲,她养他们时有多辛苦,你知道吗?你就只知道他们是你顾家的血脉,难道就不是贝家的骨肉了吗?你逼顾倾尘回公司就算了,你干嘛还要逼贝染离开?她犯了什么法,她一定要离开a城,一定要离开一对孩子?”“你就老不死的顽固派!你一定会四面楚歌孤家寡人的!”田鑫忍不住的跳脚道,“你可知道,一对孩子没有了父母在身边,他们的心灵受到多大的伤害?你就只顾自己的面子和利益,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爱?你硬生生的拆散一个家庭,你将来要堕入十八层地狱的!”顾博瀚哪受得了小辈这样教训她,他马上吩咐两个保镖道:“将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并且是狠狠的教训!”一个保镖去拉田鑫,另外一个则是拿出了一长鞭子来。他二话不说,就朝田鑫打了过去。“住手!”贝染赶忙上前,挡在了田鑫的前面,鞭子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她的身上……一鞭,两鞭,三鞭……“贝染……”田鑫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她更是生气的骂道:“死老头子!你肯定会早死的,而且你这样的人,死也没有人给你送终……”田鑫虽然有贝染挡着,两个女人身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鞭伤……顾博瀚这时看着他们,“贝染,这是你自找的!”宋霞音这时跑了过来,她一见这两个女子被打了,她急红了脸,就朝顾博瀚冲过去,“顾博瀚,你个疯子,你打她们做什么?是我叫她们来的,你冲我来啊!”顾博瀚一手推开了宋霞音:“你的帐,我们再算!不要以为我同意你带孩子了,你就可以带着孩子和人随便吃饭!”“你当孩子们是什么?是你的私有财产吗?”宋霞音指着顾博瀚的鼻子骂道,“他们是独立自主的个人,不是顾家的财产,也不是你的!顾博瀚,你这个没有人……权的混……蛋!”“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要带着孩子们离开你!”宋霞音气极的说道。顾博瀚冷哼了一声:“怎么?不怕那条丑闻公诸于事?不怕宋老爷子从坟墓里跳出来找你吗?”“那又不是我的错!”宋霞音气得快爆炸了,“那是你不要脸,做出来的丑闻!”“可是,宋家有人是主角啊!”顾博瀚说道,“别试图挑衅我,否则我让宋老爷子在地底下也不会安宁的,还有,宋家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豪门丑闻,是不是还想被再翻出来?”宋霞音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好好的待着去!”顾博瀚说道,“如果不想宋家垮掉的话,就好自为之!主要的是贝染,我今天表明态度,我已经给倾尘物色好了妻子的人选,你若想安安分分的呆在了a市,就是低调一些!你若是想看孩子,可以向我申请,如果你再这样私自见面,下一次,我可不敢保证宋家的豪门丑闻再次被曝光了。”宋霞音气得坐在了地上。贝染忍住疼痛上前道:“姑姑,您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我送您去医院,好不好?”田鑫也忍痛过来,“姑姑,是啊,您别吓我们,千万别和这种男人生气,气坏了身体……”宋霞音凝视着贝染:“对不起,贝染……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无脸见倾尘……”“不关您的事,姑姑……”贝染虽然不知道这宋家豪门丑闻是什么,可是,很显然是很伤宋霞音的心,“姑姑,我没事的,皮肉之痛罢了……”“我也没事……”宋霞音站身来,对田鑫说道:“田鑫,你和贝染先去医院看看吧!我带孩子们先回去,刚才我没有带孩子们过来,我不想让他们活在大人们的恩怨是非里……”“我明白的,姑姑,您是在保护他们……”贝染握紧了她的手。宋霞音心疼的看着贝染:“先去吧!是姑姑对不起你……我一定会尽全力照顾好孩子们的……”“好了,姑姑,别再自责了!”贝染点了点头,“我和田鑫就先走了!”在贝染和田鑫走了之后,宋霞音看着顾博瀚道:“你就早点进棺材吧!是带着宋家的丑闻一起进去!”宋霞音说完,转身就走了。顾博瀚沉下了眼眸,他没有再说话。他的助理提醒他道:“董事长,和宋副市长的饭局差不多够时间了!”“好!”顾博瀚点了点头,“走吧!”……………………田鑫和贝染走了出来后,贝染看着田鑫也受了伤:“对不起了,田鑫……”“你看看你,伤比我的还重……”田鑫也在看着她,“跟我说这些做什么?贝染,我一直以为,你和顾倾尘已经是开始走向了幸福的康庄大道上,可哪知道顾家的死老顽固,竟然这么对你……他还要为顾倾尘找妻子啊!”贝染忍痛说道:“现在目前,主要的主是宋家的丑闻,我在想,这一样事情,不仅是威胁到了姑姑,也威胁到了倾尘,如果不解决这一件事情的话,我们将会永远受制于顾博瀚。对于顾博瀚给顾倾尘找的妻子,我倒是相信他,他不会那么容易联姻的,你看,他和纪素从来没有肌-肤之亲,就表明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他或者是早就知道了纪素和顾煜城的关系,今天他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纪素和顾煜城相爱很久了,而他自始至终只是一个局外人而已……”“那你现在是要怎么样?”田鑫扶着她坐下来,“找姑姑问宋家的丑闻吗?然后解决掉吗?”“我正有此意!”贝染点头,“何况,这些事情不解决的话,将来说不定还威胁到了大鱼儿和小鱼儿,我可不想孩子们背负着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姑姑对我很好,自从母亲走了之后,姑姑对我,就像母亲对我一样,我怎么忍心她这么难过伤心?”“好!”田鑫抽了一口气,“这个死老头子,是暴君!我哪天一定要抽回他!你打电话给顾倾尘么?”“不打!”贝染明白,顾倾尘会救纪素,可能是他在乎兄弟之情,他会借钱给纪素,也可能是兄弟之情,尽管他和纪素之间从来没有爱情,但顾倾尘的从来不解释,这还是让贝染觉得生气。说不定,他今晚就是去见顾博瀚给他准备的未婚妻了呢!那么,他就去见吧!贝染看向了田鑫:“你去医院吧!处理一下伤口……”“我还是不去了,君逸见到了,他一定会难过的,他现在处理着杨阿姨的后事,都已经是够伤心了!”田鑫起身离开,“我先走了!”贝染也不想去医院,她记得湖畔别墅有医药箱,她于是搭车回家。

固原市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柳州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台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周口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深圳盆腔积液会导致什么

下一篇:网游之堕落天使1

上一篇:地府聊天群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