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405线索

2019-07-27 10:2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州雁回正文 405.线索(小说屋 )田志广眼睛一亮,表情兴奋起来,“不知租金是?”南宫瑾笑道:“我有条件。你如果租了船,必须购船引,从月港进出,向官府交税,不得走私。船员你自己准备、损坏也由你自己修理,年租金八百两,押金三千五。从月港到大明任何一处,都由我提供陆运,但你要支付相关费用。这几天我都在这里,田先生有时间考虑。”“那如果决定,是不是去月港提船?”田志广问。“现在就可以拿走。但等我画好祥记的纹样,然后,站必须是月港,当然你可以用广记船行的名义入港登记。”“那就是四千三百两,我可以将船开走?”田志广再次确认。南宫瑾点头,“是。但文书必须是由泉州府画押的红契,一年一签。如果你私自改船、扣船,甚至违反约定,我都会提请官府将你全家治罪、下狱。”“这些条件并不苛刻。好,何时可签约?”田志广几乎没再细想,原本他提的五千两,他自己都没抱希望能买下远洋船,“我不能离开南海,所以广记会让我儿子当船长,经营这条船。”“不再考虑下?”田志广摇头,“不用了,我考虑了好几个月。南宫公子所提的条件,已比我能想到的结果更好。”南宫瑾点头,“明天你来,我将契书弄好。不过,船要等我将文书拿去泉州府办好红契后,才能开走。船你可以挑,但如果你觉得这船有损坏,我不负责修理。签约后,你就可以先修船、招船员。”“我明白。”田志广站起身,向南宫瑾深施一礼,“多谢南宫公子。田某先回去准备银子。”田志广的事办的很快,南宫瑾根本不想去猜他这么心急要船的目的,只要自己没亏,还为月港拉了生意,那就没问题。不过,广记做的很小心,明明自己花钱修船,也是托着泉州祥记的名义。南宫瑾明白他的顾虑,并没反对。但广记再怎么低调,还是有些与田志广相同遭遇的人找上了门。这么一来,船还没出南海,就被租掉了三艘。只是,南宫瑾做的这些事,终于引起了南海派的注意。1这天,他们三人处理了城外码头上的船只问题,刚回客栈就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师娘!”姚芳渟惊讶了。韩翠萍坐在店堂内喝着茶,连眼角的余光都没飘她一眼。她身旁坐着个十多岁的少年,满脸严肃的看着姚芳渟。“师姐,回了南海为什么不回南海派?反而跟着这个男人四处闲逛?尚未成亲的女子,不觉得丢人吗?”少年质问。姚芳渟在短暂的不安后,大方笑道:“韩师弟,好久不见。不知是偶遇还是特意相候?”韩柏焘面无表情,“你还没资格让我们等。”接着指了指南宫瑾,“我和我娘来,是要通知你,大利商号的船都是我们韩家的,你若是再乱动,我们就告官!”南宫瑾一愣,问:“你们是大利商号的东家?”“这个你不用管,你已经可以回泉州了。”韩柏焘努力做出一幅威严的大人样。南宫瑾笑了笑不理他,带着姚芳渟和冯茉儿顾自点了几个菜,吩咐送去房里,然后,看都不看母子二人直接上楼。韩柏焘狠狠拍了下桌子,大吼一声:“南宫瑾!”南宫瑾更不理了。韩柏焘跳起来,涨红着脸,冲到楼梯口,指着南宫瑾怒吼道:“南宫瑾!我在和你说话,限你一个时辰内滚出南海!”南宫瑾看着他,微微叹气,悠悠说道:“我不和没礼貌的人说话。”“你、你……。”韩柏焘指着他。只听传来韩翠萍冷冷的声音,“我一直坐在这里,也没见某个有礼貌的晚辈上前拜见。”这两拨人有吵架的意思,客栈店堂里原本坐着的二、三桌人,不知何时悄悄撤退了。南宫瑾无奈,只得又走回韩翠萍面前行礼道:“小侄见过韩夫人。”“不必多礼。”韩翠萍摆了摆手,“二公子忙啊,到南海这么多天,连姚家都去拜访过,怎么就忘了来南海派?”“这次来南海是有些事要处理,本想着离开前正式拜访。没想到这就遇到夫人了。”南宫瑾没坐下,仍是一幅随时要走的样子。姚芳渟站在他身后,冯茉儿却是在楼梯边等着二人。韩翠萍顾自说着,“有些人是学大禹治水,过家门而不入。当然了,女生外向,我不过是师娘,也管不着。不过,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奔则为妾,你们要想清楚。”南宫瑾笑起来,“韩夫人说的是。不过,平阳南宫氏与南海姚氏的婚约仍在,本就没奔这一说。前几日,小侄也去过姚家拜访,可惜家中长辈不在,本也想就婚约一事再细谈,过几日小侄一定会先递拜帖,再约时间。”韩翠萍撇了眼南宫瑾冷笑一声,“行啊,这本就不管我们南海派的事。那我就看看凭你们平阳南宫氏,能不能娶的走了。”南宫瑾心中不快,仍是微笑道:“韩夫人,小侄还要事等着处理,若是无事,小侄先行告辞。”“焘儿的话,就是我的意思。你是现在走,还是明天一早走?”韩夫人不看南宫瑾。南宫瑾皱了皱眉,“祥记与大利商号有卖买文书,而且祥记已付清船款、拿到了船契。韩夫人所指何意,在下不明。”韩翠萍转头盯着南宫瑾,“你以为凭你能从南海开出船去?”南宫瑾笑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在下所做的一切均合大明律,韩夫人此话怎讲?”韩翠萍站起身,走到南宫瑾面前,微微一笑,“我不想把事做绝,毕竟和你爹也有点头之交。”侧头看了看南宫瑾身后的姚芳渟,说:“选人还是选船,你二选一,我韩翠萍也是讲道理的。”说完,对韩柏焘道:“走了。”2韩翠萍这么一闹,倒让冯茉儿更好奇了,饭桌上几次想问,没问出口。但南宫瑾像是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和大家商量着下午船上要处理的事,毕竟还有七艘船要开回泉州修整。从祥记调些人手来开船不是不行,只是要七艘船的人手,肯定没有,若是学蚂蚁搬家,也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去。有了韩翠萍这一出,南宫瑾更想早些让船离开南海。“阿瑾是不理那位夫人的话了?”冯茉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选船还是选人?”南宫瑾笑起来,“她没这权利吧。船是曾老板的,有冯姐在,我放心的很。至于人……。”南宫瑾看了眼姚芳渟,“娘家姓姚不姓韩。”姚芳渟苦苦笑了笑,“师娘说的也不算错,南海派对这里的影响极大,怕不亚于南宫氏在平阳了。”南宫瑾看着姚芳渟,给了个放心的眼神,“我知道。这几日与那些商号商议租船的事,也让我明白一件事。南海派的影响巨大,但不是韩家。如果南海派是韩家的,怎么可能还有那些商号能在南海生存?”姚芳渟点了点头,“确实,南海一向是三家轮流做庄。那些商号不走,等的就是下一届掌门。”接着又叹了口气道:“这也不容易。不然,董家也不会走。”正说着,突然有人敲门,“南宫公子,有急件。”门外是店内的掌柜,手中拿着封信,“公子,刚收到的,一看是急件就给您送来了。”南宫瑾接过,随手给了几两银子,老掌柜千恩万谢的走了。南宫瑾打开信,看了遍,表情奇怪。“又出什么事了?”冯茉儿笑问。南宫瑾将信递给姚芳渟,“还记得你义父账册里的方子吗?杜岭寄来的。”杜岭的信不长,但语气很急。那些方子乍一看,乱七八糟、治什么病的都有,但对着服用时间仔细研究,就有问题了。当然,这个问题只会出现在女子身上,如果服用者为男子,只是几贴乱七八糟的药罢了。因为,如果这几贴药在特定的时间混用,就会造成血流不止,严重的会出现血崩的症状,若是在孕期服用会有滑胎的危险。而这些药方陆续开了三个多月之久,若真有此病人,必须立即停药,不然会有性命之忧。姚芳渟的表情严肃起来,猛的抬头看向南宫瑾,“什么意思?”“或许,那些方子不是给你姐的。”南宫瑾胡乱说了句。“是义父?”姚芳渟皱起眉,“是义父请了大夫开了这些方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可能不是。梁将军不是请了大夫,而是给了请大夫的钱。就像他一直有记给你每月三十两银子一样,这银子是给到南海派,或者说是徐葆深手中,毕竟徐掌门也是你姐姐的师父。”南宫瑾停住不再说下去了,这事涉及徐葆深,他不想姚芳渟觉得自己故意抹黑他。姚芳渟似乎没注意到南宫瑾的用意,顺着他的思路说下去,“你的意思是,师父、或者是师娘请了大夫,开了这些方子,义父不放心抄了一份留存?”小说屋

白山治疗妇科哪家好
湖州妇科专科哪好
庆阳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新余医院治白癜风
大连下体瘙痒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