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憨夫宠妻 第一四二章 初次碰面交锋

2019-12-05 20:0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憨夫宠妻 第一四二章 初次碰面交锋

“多谢夫人关心,只是这感情的事情谁人又能够说对错,只要自己不后悔那就足够了。”沈竹茹淡笑着应道,对于花映月这挑衅,适当的反驳回去。

“茹姑娘这般年纪,这般容貌,何必呢?虽说感情这事情真没有对错之分,却也要看看时机。”

“哦,感情之事还能看时机?这是不是牵强了?”

“怎会牵强,若是在不对的时间遇见不对的人,那便是一种错误。可换句话说,在错误的时间哪怕遇见对的人,恐怕也会因为这错的实际变成错的人。我劝茹姑娘还是回你的药膳楼当你的老板娘,何苦插足于我与夫君之间,当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呢?”

沈竹茹起了身,慢慢走到了花映月的跟前,在她耳边附耳道:“夫人不也是冒名顶替,抢了别人的幸福,插足于本不该属于你的幸福之间又何来的资格说我呢?”

沈竹茹耳边的轻语声让花映月脸色大变,刷得转过头望着她,眼神中闪过些许的惶恐,道:“你到底是何人?”

“我是何人就这般重要吗?夫人不该是想想如何将自己的夫君留在身边,而不是思索一些没用的东西

,让我有机会将你的夫君抢过来吗?对了,忘了告诉你,如若我要进秦家的门,就绝对要做秦家大妇,解释恐怕就要委屈妹妹了。”

“你……”花映月这会气得够呛,沈竹茹这话明摆着是赤果果的威胁。

“夫人,我累了,作为主人是不是应该尽快安排住所呢?好歹我也是奉了皇后娘娘都旨意旨前来,不是吗?”

花映月藏在袖子下的手指都已经陷入肉里,抿着唇道:“月娘,为茹姑娘安排西厢的客房住下。”

“是,夫人。”

沈竹茹在花映月的安排下入住了秦府的西厢房,房间还算不错,将带来的东西放好。稍微收拾下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闺房住所。

“小姐,您之前那般说话,会否触怒了那位秦夫人了?”

“我就是要刺激她一番,你不觉火上浇油更容易达到我想要的结果吗?”

“若是对方不上钩呢?”

“不会的。花映月心里头最大的刺就是顶替了本不该属于她的身份。享受着不该她享受的荣华富贵。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毁了她如今的地位身份,而身份就是她最大的破绽。为了保住如今拥有的一切,她也不会久等,迟早要露出马脚,自寻死路。”

“奴婢明白了。小姐这是请将不如激将。可是会不会太危险了?”

“有你在这里,我还需担心对方狗急跳墙吗?莫非你觉得自己无法帮到我?”

“当然不是。奴婢自信可以为小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点问题不足为虑。”

“即是如此,就将把心放在肚子里,慢慢陪我见招拆招。”

“是,小姐。”

沈竹茹刚住下不久,刚下了早朝的秦羽笑已经听闻守门的江白说是沈竹茹到来了,问了府里的吓人后,得知了她的住所,秦羽笑不忙着去见花映月直接到了沈竹茹住的西厢。

“茹竹,昨日里就听说你要过来。如何?在这里住下可又不惯的?若是有什么欠缺的可要直说,将这里当作你的家就好,不必客气的。”秦羽笑一进门看到喝着茶的沈竹茹,便笑得灿烂这般说道。

“笑哥,你回来啦。上朝很累吧,看你精神不佳的样子,还是洗把脸后去歇息片刻的好,反正我人就在这里,又不会不见,什么时候见都可以的。”

“那怎么行。好歹你也是客人。更何况,皇后娘娘让您来这里住些时日,我自然而然要好好招待一番,可不能怠慢了。不然皇后娘娘怪罪了,当臣子的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笑哥,你我之间需要这般吗?你也知道,我哪有这个面子让皇后娘娘开金口,让我住进你这里来,一切都是四皇子的自作主张。我也只能来此到绕一些时候了。”

“没关系,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如今再几日就是大年三十了,让你哥也一块住过来,一起过个热闹年如何?”

“那真是太好了。不过,我也不知道我哥会不会在京城。这人总是时不时的离开京城不跟我说一声,我都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会不会在京城。”沈竹茹说着无奈一叹。

“没关系,我这类随时给他留一个客房,何时来住都无上欢迎。”

“真的?真是太感谢了。笑哥,你还是回去休息休息吧,我这也要稍微弄点东西,就不跟你多说了。”

“行,你忙。”

秦羽笑说着就离开了,沈竹茹也目送他离开,之所以这般轻易,那也是看见了一个花映月身旁伺候的丫鬟匆忙离去报信,方才这般简单就让秦羽笑离开了。

“什么?夫君他回来后居然率先去的就是那个狐狸精的所在?还是一问到人到了,就直奔过去的?”花映月已然坐不住,挺着大肚子的身子坐了起来,满脸都是怒色。

“夫人,这是奴婢亲眼所见,那是爷还与那位姑娘有说有笑,都快羡煞奴婢来。不知情的人都快一位那位才是府里头的正牌夫人。”

哗啦啦一片瓷器倒地声响起,花映月气得够呛,不顾一切的将伸手够得到的东西拨落在地,摔得满地都是。

“气死我了,那个狐狸精不就是长得一张比我还好看的脸就敢纠缠过来,实在是可恶至极,可恶至极。我一定要想办法将她赶出去。”

花映月气呼呼的骂着,双眸落在身旁从娘家那边叫过来的贴身丫鬟月娘。

“月娘,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帮我?”花映月稍稍冷静下来问道。

“夫人,这恐怕……”月娘话未说完,立刻让花映月制止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又发什么脾气,弄得这般一片狼藉。”秦羽笑入门就看到这厅里满地碎片略带不满的皱了眉头,用询问道眼神望着花映月。

“夫君,没什么事。不过是底下人做错事情,我一时没控制住脾气,就大发雷霆,这才弄得满地狼藉。并不是什么大事。夫君你回来也累了,让我伺候着你梳洗一番,歇息片刻,待得午膳时再叫醒你可好?”花映月立刻换上一副和善的面孔迎了过来。笑着理了理秦羽笑衣摆上的褶子。

“娘子,我说过你多少回了,下人们做错事直接交给管事嬷嬷或是管家按规矩处罚便可,何必气坏自己的身子。小心你腹中的胎儿。若是我这宝贝儿子出点事情,我爹娘绝对会对我不客气的。”

“哼。夫君好是偏心,心里头只记挂着腹中孩儿,一点都不关心我这个当娘的人。”花映月一个跺脚转身朝屋里走,月娘留下立刻命人将客厅打扫干净,而秦羽笑自然而然追上去好一阵安抚,片刻后二人便也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由花映月伺候着秦羽笑梳洗一番后,前去小睡片刻。

屋里有秦羽笑歇着,花映月自不敢露出令人厌恶的一面,只是做好自己贤妻良母的一面。

住在秦家的前两天。沈竹茹过得倒也平静,花映月并未前来找麻烦,只因着过几日便是春节,大家都忙着筹备新年,也来不及折腾这些。

至少在过完年之前,不会有任何大行动,却不表示没有小的动作。

“茹姑娘,这都快过年了,听说你还有一位哥哥在京城,你难道就不打算陪你哥哥过个团圆年?你看这几日里夫君也挺忙的。我们实在没空招待你。”花映月笑容中掩不住的一丝得意落入沈竹茹的眼中,只觉得可笑。

“夫人不这么说,我也正要说需要离开些许时日回去过年,没想到夫人倒是比我还心急。莫非是担心赢不过我。希望我早点离开?”

“茹姑娘这话说得有失偏颇,我怎就怕了你了?若我真的怕了,岂会自动离开几日,让你过个好年?恐怕时时刻刻跟着才对。”

“茹姑娘嘴倒是挺硬的,面对这般明白的事实还能这般狡辩。”

“夫人真是客气了,这般赞誉实在消受不起。不过。还是劳烦夫人转告一声笑哥,就说我先回去了。告辞。月儿,我们走。”

“是,小姐。”月央应道,立刻跟着离开。

这沈竹茹刚走,花映月的脸都绿了。

笑哥,居然叫秦羽笑笑哥这般亲密,真是气得牙痒痒。

从秦府出来后,沈竹茹很意外竟然看见玉锦穹的马车就停在不远处,在她们主仆二人出来时,直接朝着沈竹茹招手,示意她过去。

“小姐,四皇子在叫您,要过去吗?这个人很危险。”月央不由开口询问,对于玉锦穹很是防备着。

“他都在那里了,不去能行吗?更何况,我们刚出来,他就出现在那,明显是清楚我们的一举一动,才赶得这般及时。走吧,过去看看他想做什么。”

沈竹茹走到玉锦穹马车前。

“上车。”玉锦穹把帘子掀开,这般说道。

“殿下,这样恐怕不好吧。”

“你若是想在大街上弄得人尽皆知,大可一直站着,放心,我不会对你如何,只是想送你一程,你不是要回药膳楼吗?正好我路过这附近,顺路送你一程。”

玉锦穹说到这份上,沈竹茹也不好再拒绝,随即爬上马车,月央坐在车辕处,与车夫并排而坐,车里头只有她与玉锦穹。

“最近几日过得可好?这种日子是你想要的吗?”玉锦穹为沈竹茹泡了一杯茶,这般问道。

“殿下果然耳目灵通,这般小事情都知道的这般清楚。”沈竹茹略带一丝嘲讽的说道。

“不是我耳目灵通,只是当权者都必须有的一点小手段。秦羽笑是我想要拉拢的人,自然不能不留意一二,若是被别人捷足先登,那岂非亏大了。”

“看来殿下对于笑哥的拉拢倒是势在必得。”

“势在必得是一回事,得不得的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你此次回药膳楼有何打算?”

“乘着快过年之前,约几位朋友过来一叙,好好过个年,至于其它的事情,年后再说。我哥今天会回来,我也不好久留秦府,若是惹了他不高兴,我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是吗?你对你哥倒是不错。”

“没办法,就这么一个亲人,自然不希望家人不开心。”

“亲人吗?”玉锦穹喃喃自语道,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马车停在药膳楼门前,沈竹茹下了马车,而玉锦穹也真的如他所言,只是送她回来,随后直接离开了。

“茹姑娘好。”

“茹姑娘,这么多日不见,我等还以为姑娘不再京城了,心里头着实难过了一番,幸亏你今日回来了。”

“是呀茹姑娘,没有你在这里的日子,真是索然无味呀。”

厅里头坐着的客人们纷纷开口说道,一下子让整个药膳楼都变得热闹起来。

“多谢诸位捧场,今日所有人在此用膳都可减免一成的费用,就权当是小女子在此多谢各位这些日来的捧场。”

“茹姑娘客气了。”

与药膳楼的客人寒暄一番后,沈竹茹正准备入后院却发现有人扯了扯自己的裙摆,转身间却看到一个小小的客人朝着她咧嘴笑着。

沈竹茹一见这孩子着实吓了一跳。

只因为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当今皇帝最小的儿子九皇子玉瑞宣,那个在太后的永寿宫中埋头吃东西的小家伙。

沈竹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而且还是一个人。

“善良姐姐,能不能麻烦你给我点吃的,我肚子饿了,钱袋让人偷了,迟点我还你银子,十倍百倍的偿还你。”玉瑞宣眼巴巴的瞅着沈竹茹,月央却不由皱了眉头。

因为她看得出这孩子一身布料便价值不菲,根本不像是吃不起一餐饭的人,再看那细皮嫩肉的小模样绝对是大户人家出身。

望着这孩子的面容,月央觉得有点面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月儿,你吩咐厨房准备膳食,送到我院里来。”

“是,小姐。”月央领命去厨房,沈竹茹则是对玉瑞宣笑道:“饿了就给你我来,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可以吗?”

“谢谢姐姐。”未完待续。

...

榆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云南整形美容医院

汉源县人民医院

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妇科医院

宝宝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幼儿咳嗽怎么办
小孩晚上咳的厉害怎么办
宝宝感冒鼻塞流鼻涕咳嗽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