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精分总裁的日常

2019-07-27 16:3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049章-宾馆的夜晚段七七半靠在男人的胸膛上,手指在他的身上游走,四处点火。男人终是忍受不住,翻身将她压回身下,轻轻落下一吻,“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节选自《黑帮校园:老大的黑道玫瑰》************虽然这家客栈从外表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十分古旧,但客房的质量倒倒还算不错。房间正中央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雕花大木床,还挂着粉红色的帘子。圆桌椅子一应俱全,的缺点就是没有淋浴房,只有一个用屏风隔开来的大木桶构成的简陋浴室。莫驭昭一看这个布置就不好了,并且决定今晚晚上坚决不洗澡。靳祁听到了他的想法,立马投去嫌弃的一瞥。莫驭昭:“……”卧槽,他不洗澡还不是为了防狼!总裁你有本事改变自己的性取向并且不要吃他豆腐哇!靳祁道:“我没有。”……看,又死不承认了。靳祁一言不发地走向阳台。……看,又高冷了。莫驭昭不知道靳祁突然约他的目的何在,但他有直觉,这次的郊游会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只是这事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就不得而知了。可事实却是,两人一直相安无事地等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天空中繁星点点。这是常年被废气侵蚀的市中心所看不到的景象。但莫驭昭和靳祁,一个没心情,一个没情趣,都没有心思去欣赏如此的夜空。莫驭昭是在烦恼如何拒绝与靳祁同睡一个房间,可他又怕在这荒郊野外的真遇上什么幽灵而自己又没有足够的能力对付,实在是矛盾之极。贞操,性命,究竟选哪个?至于靳祁,他则是在烦恼如何将身边的这位小朋友拐上床。他作为半吸血鬼,本身就不会有过多的感情,可他对于莫驭昭,却与以往待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起初他还以为是血液的关系,可这几天下来,他越发觉得是莫驭昭这个人的缘故。只要与莫驭昭接近,哪怕是拌拌嘴,故意惹惹他,都能让自己心情愉悦。所以才会有之前的亲吻和拥抱,如今,他已不满足于这些,他的内心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促使着他更加接近这个小朋友。这究竟是什么缘故?靳祁不知道,他也不在意,只要自己能够接近莫驭昭,和他说一些与平时不一样的话,做一些与平时不一样的事,那么一切都无所谓了。<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29/29972/">皇族公主ORZ</a>突然,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空。莫驭昭猛然从烦恼中惊醒过来。妈蛋哟,昨天不是刚下过雷雨吗?怎么今天还来?!天气预报,说好的晴空万里呢?都被你给吃了吗?他蜷缩起身体,几乎要团成一团。靳祁是半吸血鬼,体温取暖就指不上他了。这种荒郊野外的客栈就算烧热水也一定很慢,更何况配合这里的装扮,说不定连烧水都是用柴火烧的,等烧好一桶热水,他早就被冻僵了。就算不会死,但冻僵之后再回暖,这一来一去的,两次折磨,还不如直接冷死呢。莫驭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几乎要流下绝望的泪水。却突然落入了一个火热的怀抱。莫驭昭惊愕抬头,竟是靳祁从背后抱住了他,两人一起团坐在地上。“……总裁?”体温怎么一下子变这么高?“就用了一点小法术,把血液烧热了而已。”靳祁解释道。“……总裁你*哦?”“……”靳祁一言不发地看窗外。雨已经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莫驭昭瞅了一眼他的侧脸,默默地闭上了嘴。人家总裁不惜伤害自己来帮他取暖,还这样吐槽感觉有点忘恩负义呢。靳祁听到了他心中所想,嘴角缓缓地弯起了一个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弧度。感恩吧,对他不断增加好感度吧。靳祁在心底默念着。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奇怪的感觉和*是什么。客房里铺的毕竟还是木地板,长时间坐在地上,寒气也会从下方钻入身体。靳祁将莫驭昭打横抱起,放到了床上。起初莫驭昭还稍稍挣扎了一小下,但靳祁的体温实在让他留恋不已,所以基本上只有半秒钟的犹豫,他就毅然决然地抛弃了刚才要守护自己贞操的决心。节操算什么,不就是被一个男人亲一下抱一下,总的说来,还是舒舒服服地睡觉重要啊。莫驭昭如是想着,逐渐进入了梦乡。靳祁看着他的睡颜,搂着他的肩膀,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莫驭昭精神饱满地伸了个懒腰,正打算从床上坐起,忽然察觉自己的裤子里多了一个不明物体。他伸手一摸,仅剩的几只瞌睡中也在瞬间被全部拍死。<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25/25162/">不依不饶</a>卧槽!卧槽!卧槽!要不是靳祁搂他搂得太紧让他不得动弹,莫驭昭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总裁的手!伸在!他的!内裤!里!摔!作为一个自认为还是纯情小处男的小男生,莫驭昭觉得自己受到了性骚扰。他用力地摇晃着靳祁的肩膀,企图把他摇醒。靳祁皱了皱眉,睁开了双眼。刚清醒时的瞳色是暗红色,把莫驭昭的动作吓得一僵。可他很快回过神来,满脸控诉地道:“总裁,你知道你昨天晚上干了些什么吗!”靳祁闭了闭眼,“什么?”“你看!”莫驭昭一指自己的裤裆处。“嗯?”靳祁顺势看过去,“你晨勃了?”“……”莫驭昭几乎要抓狂,“不是!不是!这块凸起不是我造成的!”他见靳祁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只得道:“你难道感觉不出来,这是你的手吗?”“哦?”靳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紧了紧伸在裤子里的那只手。莫驭昭:“……”他涨红了脸,狼狈地跳下床,朝靳祁吼道:“你在摸哪里啊!”靳祁低头看了眼自己被甩开的那只手,淡定道:“我只是确定一下这只手是我的罢了。”莫驭昭叫道:“你自己的手自己还没感觉吗?”靳祁道:“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你怎么知道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呢?”莫驭昭被他理直气壮的样子弄懵了,“难道你这只手是假肢?”卧槽高富帅一下子变成残疾王老五,一下子就心酸了起来。靳祁道:“不是啊。我只是说有人这样,又没说我自己。”莫驭昭:“……”“话说回来了,”靳祁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你发现异常的反应不是把我的手拿出来,而是把我推醒让我看,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驭昭一愣,“对哦……”“难不成……你想让我对你负责?”“……”莫驭昭脸色刚退下去的红潮又返回来了,“才不是!我只是想保留罪证!”“罪证?那还不是想要让我负责?”“不是不是!”莫驭昭又气又尴尬,“我只是想说,我、、不要再跟你同床了!”<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32/32408/">星际伪娘</a>“哦?”靳祁朝他挑了挑眉,“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谁钻在我怀里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睡过去了。”莫驭昭:“……”总裁今天表情好多话也好多有点hold不住。“嗯。男人有时候比女人还多变。”“……哦。”就在莫驭昭窘迫之际,靳祁原本淡定的脸色猛地一变。“怎么了?”莫驭昭时间察觉了不对劲。只见靳祁一个瞬移从床上跳了下来,可本应因为失去支撑而塌下来的被子却依旧拱起了一团。“滚出来。”靳祁冷声对那一团道。一双素手从被子下伸出,将盖到枕头的被子往下扯,露出了一张修理的容颜,以及布满吻痕的细白脖颈与半露香肩。莫驭昭结结巴巴道:“总裁,你们昨晚、昨晚……卧槽,我居然当了一晚上的电灯泡!”靳祁没好气地拧了他的胳膊一下,道:“以后说话能不能动点脑子。”莫驭昭疼得多了一下,龇牙咧嘴地道:“自从你一出现,我的人生就只有这些乐趣了。你现在居然还要残忍地剥夺他,你见着不是人。”靳祁淡淡地道:“我本来就不是人。”莫驭昭:“……”操,忘了。段七七用被子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盖住自己的果体,对着靳祁冷笑道:“没想到黑道老大也是这种吃了赖账的人,我段七七真是瞎了眼了。亏我昨天晚上还相信了你的鬼话,同意做你的女朋友。”靳祁面无表情道:“我不知道昨天晚上向你作出承诺的是谁,也不在乎他是谁。我只要你现在,立刻离开这个房间。”段七七又是冷笑数声,听得莫驭昭头皮发麻。她将被子往身上一裹,冷艳高贵地道:“既然你是这种小人,我也不奢求什么。可我段七七不是给人白睡的,你把事先答应过我的名牌还给我,这是我的传家宝。”莫驭昭听得目瞪口呆。什么叫睁着眼说瞎话,这就是!昨天还说是定情信物,今天就变成了传家宝。而且神秘人的脑子也该修理修理了,漏了这么大的洞也不知道请人来补一补,这前后情节都被他改得支离破碎成这样了,居然还能演下去,也是醉了。“快点,”段七七伸出一节莲藕般的雪白臂膀,朝靳祁抬了抬,“把牌子交出来。”作者有话要说:实在对不起大家,来晚了ORZ【小萌段】刚放假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胖子,经过一个暑假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习惯了。

鞍山牛皮癣专科医院
淮南专治癫痫的医院
萍乡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白癜风宣城哪家医院治的好
阳泉治牛皮癣的医院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