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我的校友是僵尸

2019-07-27 20:56: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碎裂的地面开始变化,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大殿内便成了一个密闭的沼泽。束缚着苏倾的铁链也断裂开来,然而这却使他的处境更加危险了。我们越挣扎便陷的越深,不一会儿我的整个大腿便陷了进去。黑棕色的“沼泽”开始变化,颜色渐渐变淡,竟然化为了猩红的血色!我心中一惊,果然,陷入沼泽里的部位传来一阵刺痛。再向楚璃歌望去,他脸色惨白,似乎极其痛苦。以我僵尸的体质,都会觉得疼痛,更何况楚璃歌这样的普通人!不好!想到这个我连忙向苏倾的方向看去,昏迷的苏倾此时只剩小半边身子在外面,嘴角已经溢出丝丝血迹。“姐姐……”小女孩攒着我的手紧了紧,声音少见的带了一丝绝望:“这是吸血泽,据老爷爷说,陷入进去的生物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的……”是的,就算陷入普通的沼泽都难以脱身,更何况这样一个宛如活物粘到人的身体就开始吸血的巨大沼泽,再加上密闭的空间,他们,真的是插翅难逃!艾米不想要血石了吗?如果将他们都“喂”了吸血泽,她如何拿到血石?我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小女孩便呐呐道:“怪不得,姐姐,这吸血泽不吃死物的,吸干了我们的血,它会将石头等死物吐出来的。那时她只要再将吸血泽关好然后来这里捡东西就可以了。”靠,还能这样?!那这吸血泽岂不是杀人夺宝居家旅行必备良物?只可惜,这东西现在杀的是自己,夺的宝物也是自己的。不过血石已经被我吃掉了,早就和我的血液融为了一体,就算把我们都杀掉,艾米也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了。然而现在已经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了,血泽已经漫到了楚璃歌的胸膛,苏倾则只剩下个脑袋还露在外面,如果我们再不能脱困,要不了几分钟全部会死在这里!可能是我血液流失过多,让我感觉神志隐隐有些混沌,眼前只剩下一片猩红,耳边则传来一声声“姐姐”的着急呼喊。猩红的视线中忽然出现一抹银色,漂浮在赤红的沼泽上,显得妖异无比。“姐姐!”耳边传来一声大喝,我的神志被震的一惊,立刻清明了几分,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僵尸化了。我那及地的银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部漂浮在沼泽上面,就像油与水一样,泾渭分明,谁也不触犯谁分毫。我忽然一个激灵,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这吸血泽真的不吃我的头发,那么……或许我们有救了!我朝小女孩露出一抹笑容,趁着小女孩愣神的功夫,轻轻道:“我们或许有救了。”“姐姐。”小女孩喃喃,面容却露出担心。我睇了一个安抚的眼神给她道:“呆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乖乖的哦。”小女孩懵懂的点了点头:“姐姐说什么我都会乖乖听话的。”闻言我放下心来,闭上了眼睛,努力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头部。再睁开眼时,我的银发已经像藤蔓一般疯狂的生长起来。我感觉全身越来越烫,意识也再次模糊起来。但是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也不能休息。我将银发蔓延到楚璃歌和苏倾那里,试探性的沿着他们的身体将银发插入吸血泽,开始有些阻力,后来竟然意外通畅,于是我不再犹豫,迅速将他们的身体包裹起来,然后再分出两缕头发,裹住我和小女孩。感觉我们像连在一颗树上的蚕茧,慢慢的往血泽里沉,但没过多久,又开始往上浮。随着力量的流逝,我的意识也渐渐沉了下去。再次醒来,入目是一双清澈狭长的凤眼。我转了转眼珠,碧蓝如洗的天空此刻看起来是那么令人心旷神怡。我们出来了?“我们出来了?”我问道。他薄唇本来抿得很紧,见我醒来问他,便“嗯”了一声道:“你感觉怎么样?”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觉得全身都没了力气,而且头烧的厉害。于是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楚璃歌的话,重新闭上了眼睛。“好羡慕学弟呢~”旁边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似虚弱又似慵懒:“话说学弟你也受了很重的伤,要不要将小金昙先交到我这里,你好好休息一下?”“哦。”楚璃歌顿了一下,然后便听到那清脆平静的声音再次从上方传来:“那你过来抱她吧。”苏倾那边一时没了声音,我好奇睁眼看过去,只见他靠在一块墓碑上,虚弱的歪着头。这家伙,明明虚弱的连头都动不了,还有力气来调侃楚美人。我嘴角勾了勾,不过幸好,我们终于都出来了。楚璃歌和苏倾应该都是失血过多没什么影响,至于我,回去多吃点“东西”调养一下就好了。想到这里我突然怔了下,小女孩儿呢?我看向楚璃歌道:“跟着我一起的那个小女孩呢?”楚璃歌沉默,苏倾却开口了:“那个小萝莉呀~大概……死了吧?”我一怔,连忙撑起了身子,看向苏倾道:“你说什么?”“我也只是说……大概吧。”苏倾眉眼弯弯,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一大口污血就那样呕了出来,他不顾衣服上的,脸上的血泽,笑嘻嘻道:“毕竟,那么可爱的一个萝莉,我也希望她还活着呢。小金昙呢?”苏倾这意思是话里有话,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他们躲过了吸血泽,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出了古墓,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是在这时,我才注意到,苏倾脖子上,露出来的皮肤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灼伤痕迹。苏倾咧了咧嘴,摸凌两可道:“她可是跟着‘楚璃歌’出去的,然后我们就莫名其妙的出来拉。”楚璃歌?我不禁皱眉。是那个人吗?跟楚璃歌长的一模一样的那个人?正当我细想时,一只温暖的手掌忽然覆上了我的头,然后轻轻的揉了两下。我怔愣间,楚璃歌清冷的声音便从头顶传来:“不是真的我,别想多了。”“我知道,可是……”“好了,我们还是先想办法离开墓地回去养伤吧。”楚璃歌说道:“我的手机在进古墓的时候被毁坏了,你们的呢?”“我……”我话未说话,苏倾便抢着道:“我们的也被弄坏了。”楚璃歌淡淡瞥了苏倾一眼,我总觉得那一眼别有深意,可却又琢磨不出来什么深意。他没理会苏倾的话,只是问我道:“金昙?”“我没带。”我说道。楚璃歌将我从他腿上移开,站了起来,抱着我轻轻放到一个墓碑上靠着,说道:“那你们先在这儿等会儿,我去找人过来。”“嗯。”望着楚璃歌的背影渐行渐远,苏倾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奇怪的看向他:“你笑什么?”苏倾不语,只艰难的挪动着手,慢慢的从血迹斑驳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我惊讶的瞪大眼:“你!”“嘘——”苏倾嘴角勾着一抹笑容,无赖道:“手机从进去的时候就没信号了,谁知道是不是坏了呢?让学长先看看是不是真的坏了。”还有谁能比苏倾更无耻?还有谁!还有谁!!!“呀,有信号了!”苏倾故作惊讶道,不过可能是受重伤的缘故,声音听起来依旧是懒洋洋的。我白了苏倾一眼,道:“废话。”“金昙。”苏倾似乎有些无奈又有些疲惫,话风突变道:“不是学长我不早说,只是……能骗到楚璃歌的感觉真TM太爽了!哈哈哈哈~”只是这说出来的话依然欠扁。我无语。苏倾很自觉的打通了电话叫人来接我们。“小方,我叫你准备这些就准备这些,你问这么多?”苏倾的声音沙哑且带着不耐烦:“以快的速度过来,晚了你就不用在苏家做事了。”当我看到那位在电话里被苏倾叫着小方的人赶过来时,我又惊讶了一番。方面浓眉,一身黑衣,不像一个管家,倒向是混黑社会的一个头目,重要的是年纪,看起来起码四十多了吧?还小方?苏倾你真重口味。我服,我真服。苏倾并没有等楚璃歌,直接叫人将我们俩“扛”了上去。对此,我虽觉得极不厚道,但迫于形势,也只是默许。养伤重要,楚美人相信你肯定能深表理解且不会怪罪我的。当直升机在一幢豪华的别墅院子里降落的时候,我疑惑了。“不去医院?”我问道。“不去医院。”苏倾笑道。我忽然隐隐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我的直觉向来是很准的,从来没有发生过意外。满院青木鲜花,满室精致豪华,我没兴致再去观看。当苏倾坚持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把我带到一个密室时。那种危险的直觉,忽然如紧绷的琴弦一般,断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皱眉望着苏倾。黑漆漆的密室里,借着从门口射来的一丝光亮,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苏倾的一举一动。“依然看得清晰无比吧。”苏倾笑道,随便找了一个墙壁靠着坐下,闭上眼道:“即使,没有一丝光亮。”石门“碰”的关上。几乎在一瞬间,苏倾就睁开眼再次看向我:“很漂亮的眼睛哦,比我见过的美的红宝石还要美。”一阵沉默,苏倾忽然又开口道:“想知道你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顿了顿,苏倾露出了微笑:“那个小女孩的眼睛,跟你的一样漂亮哦~”我抿紧嘴唇,紧紧盯着苏倾伸向口袋的那只手,一双红色的血眸在黑暗里熠熠生辉。

固原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茂名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芜湖的专治癫痫医院
肇庆癫痫医院
伊春治盆腔积液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