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锦衣夜行全文阅读

2019-07-27 19:5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自己写的小说《邪将台》  清风镇位于魔武大陆北域的一脚,隶属于天元帝国。高家村是清风镇上面的一个小村庄,这里所有的人几乎都姓高,他们是一个祖先传下来的。这里的少年从小就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变强,可以走出这个小镇,到更远的地方去闯一闯。  夕阳染红了天边,这时一个瘦弱少年从高家村的修炼场,走了下来,满身的汗水告诉人们,他又修炼了一天。娱乐秀  “嘿,小子站住,把元石交出来?”两个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少年,把他拦了下来,将之逼在墙角.  瘦弱的少年好像很害怕似的连忙低下了头,小声说道:“我没有元石。”  “啪”  两个个头高点的少年中一个略微有些胖的那个,一巴掌甩在了瘦弱少年脸上。  “**,别和我嗦,点。”  瘦弱少年被打的嘴角通红,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这时另一个少年道:“别打坏了,被他父亲知道就不好了。”  那个略微有些胖的少年看了看满脸眼泪的少年道:“操,看你那熊样,资质那么差,要他娘的元石干嘛?抓紧把元石交出来。我可没时间和你磨叽。”娱乐秀  于是转头对和他一起来的少年道:“高潇,你去翻翻他的储物袋看看有没有,我就不信族长昨天刚发的元石,这么就用光了。”  高潇“嗯”了一声,来到少年身前说:“高天,别不实抬举啊,高硕大哥要你的元石是给你面子,抓紧把元石拿出来。”  瘦弱少年听到高潇的话,双手死死地抓住腰间的储物袋。  高潇见高天像木头一样站在那,还用手捂着储物袋,气就不打一处来。  “操,你当我说话是放屁是不是?”  高潇一脚蹬在高天的小腹上,高天的身子重重的撞在后面的墙上,高潇把他的手拉开,另一只向腰间的储物袋伸去。五块闪闪发光的元石被取了出来。  高潇将五块元石交给高硕后,往高天的身上吐了口唾沫道:“妈的,给脸不要脸。”  说完,二人嘻嘻哈哈扬长而去,留下满脸痛苦的高天坐在地上。  高天的眼里满是委屈的泪水,心里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总是欺负我,不欺负别人,为什么总是我?”  没有人能给他答案,此时,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雨水掩盖了他的泪水,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他被高潇,高硕两人欺负了,回到家里后,就躲进了屋里。  软弱不代表他没有自尊心,反而他的自尊心比谁都强。  高天躺在床上,脑中不断浮现以往被人欺负的画面,拳头不自觉的紧紧的握着,由于用力过大,指甲划破了手掌,鲜血慢慢的流了出来。高天咬着牙,浑然不知道手掌已被深陷的指间所划破,只是心里传来的一阵一阵剧痛让他难以承受,眼睛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他在恨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没用,别人打自己,自己不敢还手,骂自己,自己不敢还口,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真不如死了算了。  “小天,吃饭了?”  这时高天母亲,柳下惠的声音传来进来。  “你先吃吧,我一会再吃。”  高天的回答让柳下惠感觉到有点不正常,平时高天只要一丛修炼场回来,就会迫不及待的问饭有没有做好,今天反而一回来就躲屋里去了。柳下惠,担心高天可能生病了不舒服,就走进他的房间,轻声的问道:“怎么了?小天是不是生病了?”…,  见母亲走了进来,高天赶忙把被子盖在头上,怕被她发现自己嘴角处的伤痕道:“我没生病。”  “没生病这怎么把头盖着啊?我看看来。”  柳下惠边说,边走了过去,伸手欲拽开被子,看看儿子到底怎么了。高天感觉有股力道在拉扯着被子,忙说:“娘,我真的没事,你先去吃吧!我这就下去。”  柳下惠听儿子这么说,倒也不好强行拉开他头上的被子,必定儿子已经十六七岁了,也需要一分属于自己的天空。  见柳下惠出去之后,高天掀开被子,拿起毛巾擦了擦脸,这时才发现掌心处的四个深深的指甲印正在不断的流着血,他自嘲的笑了笑,拿起一块干净的白沙布将手包扎起来。  来到饭桌前看着母亲盛好的饭端起来就吃,在修炼场练了一天,高天的肚子早就饿的不行了,要不是在回来的路上碰见高潇那两个东西,早就回来了。  这里像他这么大的少年每天除了帮父母干一些杂活之外,其余全部时间都在修炼场修炼元力,必定武道精神从小就深深的烙在了他门的心里。  “小天,你的手怎么了?”柳下惠从厨房里端了盘菜,刚来到桌前就看到高天的手上缠着的白色布带,上面还渗出一丝丝血迹。  “刚刚被床脚划破了。”高天边吃边说道。  “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这时借着灯光,柳下惠发现高天嘴角处的五道长短不一的手指印,知道高天今天肯定又被人打了,刚欲开口问清缘由,又把到口的话咽了回去,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到大,经常被人欺负,而且自尊心又极强,柳下惠怕问出来会伤了孩子的自尊,所以到嘴的话,硬是被咽了下去。  同时,高天怕被母亲看出什么猫腻来,三下五除二的就将碗里的饭刨完,再次躲进了房间。  “小天,今晚你爹和庄上的几个人去山上打猎不回来了,你早点上床睡觉,明早儿早点起来,帮我把上个月积攒的兽皮拿到镇上给卖了,买点米回来。”  高天应了一声之后就不在说话了,他还在想今天被高硕,高潇二人欺负的事情,等到母亲吃过将桌子收拾好之后,高天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找出一把匕首后来到了房间,他脱下自己的上衣,刀尖对准自己的胸口道:“高天,你记好了,从现在开始,再也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然后刀尖一点一点的刺进胸口的肌肉上,鲜血瞬时涌了出来,高天咬紧牙强迫自己不要出声,脸部的肌肉随着刀尖的深入逐渐的扭曲。  “高天,你要是连这点痛苦都忍受不了,以后还有什么本事说不让人欺负?”  胸口的疼痛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嗯嗯”的声音。  也许是太痛了,或者是血流的太多了,导致头晕。高天手里的匕首“铛”的一声掉落在地上,一道五厘米左右的口子出现在他的胸口上,高天捂着胸口,强忍着疼痛,将掉在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扶着墙壁,爬到了床上。  住在隔壁房里的柳下惠,听到“铛”一声之后,连忙跑进了高天的房间,今天儿子又被人欺负了,她怕儿子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当跑进高天的房间时,发现儿子正好好的,躺在床上,一颗悬着的心,好歹放了回去。…,  再次回到床上,柳下惠的思绪回到了十七年前。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山路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雪,当时肚子里的高天还未出生,由于路上的雪已至膝盖那么深,很多路人都无法前行。就在这天,一个老道,顶着斗笠,来到了高家的门前。由于当时的天气太过寒冷,高天的父亲高峰,连忙将老道领到内屋做了下来,还温了壶小酒与老道共饮起来。  虽说这人是个道士,但道士本来就不忌酒肉,老道与高峰喝的甚欢,酒过三巡之后,老道的废话开始多了起来。  “高兄弟,我给你媳妇算了一卦.”  “哦,那道长,敢问卦象怎么显示啊?”  “我这卦象显示你媳妇肚里的孩子肯定是个男孩?”  听了老道的话,高峰不以为然,这孩子除了男就是女,而且根据孕妇怀孕肚子的特征,自己也能看出一二。所以高峰对于老道士的这一卦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顿了顿后,道士继续道:“这孩子出生,必定会有一道天雷伴随,而且孩子生下来时手掌无掌纹,眼生双瞳,不过双瞳在他三岁的时候会消失。”  老道这几句话,引来了高峰不小的兴趣,难道这老道士奇门中人。对于奇门中人高峰只从老一辈口中听说过,活了二十几年还从未见见过。  对于高峰眼中的奇门中人,并非是我们所认知的那种精通仙术法术之类的,而是那种可以预测未来的预言师。  老道见高峰来了兴趣,连忙不在说了。高峰哪会不懂老道的心思,没了,外面的雪完全没有停的意思,赶紧起身又拿了壶酒在火上温着。  “那道长接下来呢?”  “这孩子的命相很怪,至于三岁以后天机显示一片混沌”  “那道长,敢这孩子将来的命运是好还是坏呢?”  “不知道。”  高峰也是读过几年书的,哪能不懂老道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所谓预言师一旦陷漏太多的天机那会遭天谴的。  当下也不管老道说的是真是假,酒是一杯一杯的给满着。  “老道这里有个名字,不知道能否佩的上令公子。”  “道长不防说来听听。”见眼前这老道,可能真的是个奇门中人,高峰说话的语气比之前也带了些敬意。  “这孩子将来肯定是天地间不平凡的存在,你看叫做高天怎么样。”  “高天,高天好,如若生下来真是个男孩就依道长所言取名叫高天。”  高峰连忙举起酒杯,要跟老道在碰上一杯。可是当高峰端起酒杯,抬头看向旁边的老道时,这还哪有人啊?  这下高峰被吓的不轻,难道自己真的遇到活神仙了?连忙起身向门外走去,可是老道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天地间。  “下惠,下惠刚刚那老道士是个活神仙啊!”高峰边喊边向里屋跑去。打算将刚才老道的话告诉妻子。  哪知这时柳下惠早在床上疼的不行了,高峰这才明白过来,妻子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这那还顾得着刚刚老道说的话,连忙跑到村头,将产婆请回了家。  产婆来了之后,吩咐高峰抓紧准备接生的东西,高峰将接生的东西准备好后,就去烧热水了,因为产妇刚生下孩子后,还需要用很多的热水。  就在水烧开之后,高峰打算将热水装在热水瓶时,天空一道雷鸣声响起,紧接着屋里就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这还真让老道士说中了,孩子出生时果真伴随着天雷,高峰不顾正在装的热水,步跑进屋里,拿起婴儿的手看了看,果然掌心无掌纹,而且瞳孔是双瞳孔  高峰在孩子生下来不久后就将老道士的事告诉了柳下惠,可是柳下惠却说自己根本就没见到什么老道士,这让高峰相信,自己确实遇到活神仙了。--by:daliineda|12799487319513575897|1043-->

固原的性病治疗专科
绵阳专科研究院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乌海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中山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伊春输卵管堵塞是什么引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