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掠爱缠情首席的替罪情人

2019-07-27 20:25: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br>宁静的医院长廊,夜晨曦始终蜷缩在角落,呆呆傻傻的狼狈着坐在地面。.访问:. 。任凭安以谦在他身边不停的说着什么,他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长廊里的灯亮了起来。病房内,再听不到任何的动静。然,在他内心深处的煎熬却不曾减少半分。空落落的冰冷,眼前灰‘色’的世界让他找不到存在感。那些曾经亮丽的彩‘色’世界,在他脑海中徘徊,让他很有归属感。可惜,在他手边的只是轻飘飘、空落落的空气。他抓不住一丁点的过去,更把握不了支离破碎的现在,只想到那本画册。只见他直愣愣的眼光望向来时路,直接忽略掉自己身边的安以谦和洛沐凌,独自起身离开。看着状似‘精’神极度崩溃的夜晨曦,安以谦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并拦住了他的去路,关切的问着:“晨曦,你一个人要去哪儿?默凝的情况,你不往下了解了?”夜晨曦却决然般推开了好友,固执般继续步伐,飘忽的声音沧桑般说着:“谁都别管我,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洛沐凌始终陪在他们身边,看着安以谦的付出与担心,也看着夜晨曦状似不近人情的拒绝,内心涌动着愤愤难平:“晨曦哥哥,你惹出了这一连串的事端,现在”“沐凌,你还嫌事情不够大嘛!”安以谦决然的打断了洛沐凌,责备的目光凝视着她。夜晨曦已经承担不起,濒临崩溃,安以谦绝不让任何人用一根稻草把他彻底压垮。洛沐凌默默垂下头,心里顿生委屈。病房里那个伤的比这个负心汉要重,她的哥哥也好,眼前的心上人也罢!每个人都对他格外宽容,不仅没有半丝的责备,还做好了替他善后的准备。她理解无能,心里更殊。只见她嘟着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惜,夜晨曦和安以谦都没给她那个机会,一个自顾自的迈着凌‘乱’的步子,另一个跟在他身边,担心的碎碎念着。他说:“晨曦,你别听沐凌的,小孩子不懂事。”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你先缓一缓,起码等丹洋出来,我们一起商量商量。”他说:“夜晨曦,你说话,理智点,你曾经意志消沉过,各种道理比谁都明白。再来一次,有劲吗?”然,夜晨曦似乎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任凭安以谦说什么,他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安以谦无奈,整件事,看在眼里,更急在心里,只能跟着他一路走回了别墅。卧室‘门’前,夜晨曦毫不留情的将安以谦关在了‘门’外,自己翻箱倒柜的找出了那本珍藏多年的画册。他珍视般将册子紧紧的抱在怀中,似是抱住了自己的一生。只见他悄然依靠在墙壁上,渐渐滑坐在地面。‘砰砰砰’的敲‘门’声此起彼伏,安以谦怎能放心他一个人单独呆在房间中。奈何,任凭他心急如焚,任凭他不停的游说,夜晨曦都不给他半点回应。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夜晨曦身边好歹还有朋友担心着急,而黎雨凝却没有夜晨曦幸运。话说小雨离开医院后,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游‘荡’。她神情木然,眼前的景‘色’全部是灰白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直到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黎雨凝,还有不到四十八小时,别忘了自己的承诺。”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雨下意识的侧首,如冰般熟悉的脸孔出现在视线范围,正是安以硕。恍惚中,小雨没有任何情绪的凝望着安以硕,平静般点头,依旧处变不惊般淡然说着:“我会准时回去。”安以硕始终冷冰,听到满意的答案,抓着小雨胳膊的手送开来,毫无留恋的离开。看着那没有半丝感情的身影缓然离开,小雨下意识的坐在了马路牙子上。熟悉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中,环视四周,小雨眼中的景‘色’终于有了颜‘色’,同时,孤影自怜般的苦涩自心底蔓延开来。小雨做了个深呼吸,再次仔细的打量周围,才发现,她正坐在洛丹洋别墅的对面。她轻笑,笑容中有无奈和悲哀,怎么走到这里的,她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自己在离开医院前,听到安以谦在不停的安慰着夜晨曦。脑海中的情景对比她的孑然一身,这心里似是打翻了五味瓶。她再次深呼吸,从口袋里拿出‘门’钥匙握在了掌心。这栋房子,是她所有回忆中美好的,没有之一,而是全部。医院中,洛丹洋的话让她明白,她的美好到头了。此时此刻,一来,她怕面对他,给他说清楚,再次伤害自己的机会;二来,有些话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留点念想,潇洒一点,心中都有空间,不见得是坏事。她打算将钥匙放进报箱,转身离开,可曾经的美好纠缠着她,让她舍不得,也放不下。回别墅内等洛丹洋回来,她同样做不到。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的时候,可以朦胧的幻想,以‘女’朋友自居。可现在,她没有‘私’自进去的资格。她神情默然,心情纠结着,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马路牙子上,手中始终紧紧握住那把钥匙,凝望着别墅的大‘门’。时间在等待中度过,她就这样过了两天三夜,不吃不喝也没睡,却始终没有等到洛丹洋的出现。当天‘色’再次渐亮,绝望与心碎洗礼了她。只见她不甘般缓然起身,凝望着渐‘露’边际的太阳。没有‘交’代就是的结果。她安慰着自己,然脑海中徘徊着的画面,还有那颗心承受的痛苦,以及耳边回‘荡’着的承诺,全体不肯放过她,硬生生将那透明的晶莹自眼眶‘逼’落。她深呼吸,依旧试图平复那份刺骨的伤痛,喃喃自语着:“黎雨凝,你一直很坚强,况且,这结果,你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吗?”提醒自己坚强,在她小的时候屡试不爽,可这次。那声音的脆弱及颤抖,让她内心搭砌的堡垒瞬间塌陷。很多画面杂‘乱’的从脑海中蹦出来。自从十岁后,她没有哭过。太多的坎坷没有击垮她,很多身体上的折磨没有让她意志消沉,安家对她进行的魔鬼训练没有让她胆怯,而那些真实的美好却成为她人生中痛苦的根源。终,她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只见她缓然蹲了下来,紧紧的抱住自己,悲伤般说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姐姐身边有那么多人,可我,我只有你一个。洛丹洋,你是我的全部,你不是说只要照片依旧在你的皮夹中,我们就不分手吗?可现在,看见姐姐,你就什么都忘了,全忘了。”原来,感情是把双刃剑,美好与残酷共存。这一刻,她明白,曾经拥有不如远远欣赏。这种感情的伤害,心碎的声音,只此一次,她体验的够够的。太阳一点点的升高,小雨哭了很久,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搭着。不知过了多久,她用了很大的气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只见她再次缓然起身,朝着安家的方向走去。安家别墅的大‘门’前,‘门’内,安以硕因为黎雨凝的失信而心情烦躁,匆匆推开了‘门’。‘门’外,小雨一脸冷漠,一袭黑衣,单膝跪在地面。安以硕出现的一瞬,她默然更冷清的说着:“小雨迟到了,前来领罪,任凭处置。”安以硕低首,内心的那份浮躁平静很多,‘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危险的笑。;--34517+dsuaahhh+26027427--></p>

河池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宁德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
新疆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张掖治疗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伊春的不孕不育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